首页
教育信息
绘本中心
课程活动
加盟合作
联系我们

教育信息

绘本分级阅读,帮孩子真正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

发布时间:2021-08-25 20:17:15 来源:阅尚佳 访问次数:99次


重视儿童阅读的今天,对于“分级阅读”和“桥梁书”竟然还很陌生


场景链接:北京市朝阳区实验小学,孩子们给阅读班起了不同的名字:红豆班、绿豆班、黄豆班,分别对应不同的图书难度。学校每周占用一节语文课给一年级上学期的学生上一节绘本课,到了一年级下学期,绘本变为介于图画书和纯文字书之间的桥梁书。该校语文学科负责人王新宇说,学生们可以根据自身兴趣和老师指导来选择不同难度的阅读班。

——这是一场分级阅读实验,北京市朝阳区实验小学从2016年开始引入分级阅读理念,而在全国范围内,“分级阅读”“桥梁书”对于大多数家长和一线基础教育者来说,仍是陌生概念。


当家长们困顿于“选书难”“指导难”,他们“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教育界和学术界,得到的回应是:少儿阅读也需要科学的指导。

“阅读教育有三大难点:读什么?怎么读?读了怎么评价?”王蕾多年从事儿童教育研究,她向记者介绍,绘本分级阅读是按少儿不同的阅读能力,提供相匹配的读物与指导的教育范式,这已成为一种世界性阅读教育趋势。科学的分级阅读,被许多专家学者看作是帮孩子“跳起来摘桃子”。但在我国基础教育界,分级阅读的实践仍处于起步阶段。

如果把阅读能力和知识的习得比喻成一个登山的过程,分级就是在这座山上建起一个一个台阶,让孩子能更轻松地拾级而上。”首都图书馆馆长、儿童阅读推广人王志庚认为,这就如孩子出生后在生理上先学会滚、坐、爬、站,进而学会走、跑、跳,是一个进阶的过程,阅读也是如此。所以要在合适的阶段给孩子提供合适的书。

世界上第一套分级阅读标准由威廉·麦加菲于1836年开发,后来成为著名的“麦加菲读本”。据了解,儿童分级阅读的理论研究与实践在国外已有上百年的历史,并已形成蓝思分级阅读测评体、英国国家课程教育阅读级别等多种较为成熟的分级阅读体系和标准。其中,蓝思分级体系主要通过语义难度和句法难度两个维度来测评图书难度。

进入21世纪后,分级阅读的概念开始进入中国。但目前大众还没充分认识到分级阅读的科学性。

分级阅读标准作为一种阅读指导工具,大多基于语言学、认知科学、心理学、教育学的研究成果。如心理学家让·皮亚杰的认知发展理论,通过研究儿童智力、心理及思维方式,将儿童的认知发展分为四个阶段:0~2岁为感知运动阶段,2~7岁为前运算阶段,7~12岁为具体运算阶段,12~15岁为形式运算阶段。根据这样的理论,只有当行为模式与认知阶段相匹配,才能激发和促进儿童认知的发展。

理论落入现实场景中是怎样的?王蕾介绍,比如,孩子在1岁左右时爱咬东西,家长可以选择一些布书,咬着它们培养图书亲近感,两三岁时接触绘本,3至6岁阶段可逐渐扩展绘本阅读的内容,快进入小学时,可加入桥梁书。三年级阶段,可进行名著的启蒙,阅读短小的章回故事和漫画,如《木偶奇遇记》《洋葱头历险记》等。


中国的儿童分级阅读发展,任重而道远


近年来,分级阅读得到了国家层面的重视。2016年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发的《全民阅读“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提到,要“借鉴国外阅读能力测试、分级阅读等科学方法,探索建立中国儿童阶梯阅读体系”。


二十年来,学术机构、出版机构、商业化的辅导机构、绘本馆等陆续进入中文分级阅读领域。2001年,亲近母语总课题组发布了中国第一份小学生分级阅读书目。2009年5月,接力出版社成立了接力儿童分级阅读研究中心,相继推出《中国儿童分级阅读倡议书》《儿童心智发展与分级阅读建议》和《中国儿童分级阅读参考书目》。2019年北京国际儿童阅读大会上,王蕾发布了国内中文分级阅读首个学术标准“鎏阅”标准,朝阳区实验小学的阅读课程就依托这一标准搭建。此外,学而思、凯叔讲故事、新东方等商业培训机构也在分级阅读上下过功夫,尝试在这个新兴领域“分一杯羹”。

分级阅读标准多点开花,却一直难以形成一个全国性的权威标准。今年4月,中国出版传媒商报媒体就以《中文分级阅读推进为什么很难》分析了其中的难点,包括社会认知程度不足,中文语义较英文更复杂、更难形成量化标准,以及获取大规模样本数据难等多种原因。探索正在进行中,市面上贴着分级阅读标签的图书陆续出现,但其优劣却有待检验。目前来看,中文分级阅读标准仍是一个需要社会各方面协力共建的工程。

加油,绘本分级阅读可以真正的帮孩子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但同时任重而道远,需要全体图书出版行业、绘本馆加盟行业、早教机构、幼儿园以及小学所有同仁共同努力,建立中国儿童的分级标准和执行规范。